第一章 《BTCs与理想主义》

比特币的创新

2022 年 12 月,软件工程师 Casey Rodarmor 发布了 NFT 协议「Ordinals」,今年 1 月 20 ,Ordinals 协议发布 V4,正式通过 Ordinals 和 Inscriptions (序数和铭文)为比特币网络引入了 NFT。

2023 年 2 月 9 日, Bitcoin Punks 在 Ordinals 协议上完成铸造,铭文号排列在前 40 K 内,十分早期。值得注意的是, 3 月初,OKX NFT 市场上线了该 NFT 合集,这也拉开了 OKX 与 BTC 生态交汇的序幕。

受 Ordinals 协议启发,Twitter 用户 @domodata 于 2023 年 3 月 8 日创建比特币实验性的可替代代币标准 BRC-20 ,首个 BRC-20 代币合约部署的是「ORDI」代币,每次铸币限制为 1000 个,总量为 2100 万个。

尽管 @demodata 认为 BRC-20 只是一场有趣的社会实验,只把ordi作为brc20协议的样例。最先参与者从免费铸造,到上线交易所,获得最高数万倍的回报。巨大的财富效应,吸引众多投机者投身于Ordinals浪潮。一系列的创新在比特币生态展开。

在2023年3月下旬,ordi场外交易还是0.02美金左右,5月,ordi上线交易所从1美金达到最高峰接近30美金。之后一路下挫直至2023年8月15日,5~6美金。由于上线交易所后,ordi走势一路向下,由于普遍共识认为ordi是brc20甚至ordinals的龙头,没有赚钱效应后,比特币生态参与者逐渐由人头汹涌逐渐变得甚是聊聊。

由于brc20允许任意人部署4字符代币而不用许可。ordi诞生了一系列蹭过往热度的meme代币,如meme、moon、pepe等。这些代币,引起财富探险者疯狂铸造。同时在ordi上交易所之前,4月25日, 一位不知名的部署者同时部署了BTCs和ETHs的代币。部署者除了铸造几张ETHs,并没有铸造任何一张BTCs。由于没有任何蹭热度效应。上述两个代币直到8月前都没有人去铸造。此事为后面埋下伏笔。

以太坊的效仿

在比特币刚创新如火如荼进行时,以太坊社区开始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在熊市的时间里,4-5月以太坊造了一个meme明星pepe。pepe过去一直是加密社区都接触过表情角色。pepe实现了池子从1ETH启动,最高涨幅数万倍的暴涨。但根据链上跟踪研究,最早买入的聪明钱包被拉黑,账面有数千万美元的pepe代币,但是并不能出售。

由于pepe效应,跟接着每天都有数十个土狗。从开始有赚钱效应的一些仿盘,到后面没有赚钱效应的各种土狗,资金越来越卷。参与的人越来越聪明,除了最早买入黑名单,还大量均是地毯rug、貔貅等骗局项目,要不然就是一波流内卷。在以太坊链上操作大资金买卖还面对三文治夹子攻击。到达有6-7月时,几乎没有太多胜算机会。

而6月有人参考了brc20,仿制了一样的机制,把部署和铸造放在交易的calldata。通过给自己发送0 ETH就可以实现部署和铸造。

ordi的财富效应和以太坊众多参与者,加上KOL喊单,再加上交易所推手下,ethscription的样例eths从成本0.8美金涨到接近800美金,将近1000倍。并且是在ethscription还未能实现拆分的情况。

重新发现

回到区块链最初的样子

区块链有一个共识,First is first。Brc20社区有人发现brc20上面存在名字也叫ETHs的代币。在社区传开。同时有人发现ETHs的部署者同时部署了BTCs,属于无主项目。Brc20一些早期探索的社区的敏感的人非常认同这两个无主代币。毕竟是符合区块First is first的共识,并且是无主项目。并喊出“BTCs和ETHs是铭文双子星”。

由于ordi的沉沦,brc20社区表现出一种颓废不积极的现象。而BTCs的出现,让最早觉悟的人传播了BTCs代币,经过多次思想碰撞,从“铭文双子星”转换到“ordi扶不起brc20,就由BTCs扶起”再到“由BTCs不敌其他社区,注入新血液,让ordinasl再次伟大”。

具有非常好的名字,简单直接易于理解。自然会吸引更多有力量的人物。本身BTCs是无主的并且并被遗弃三四个月的代币,由出生在公平安全的brc20赛道上。非常符合不具备有优势的普通用户。而普通用户参与它就像参与早期的狗狗币一样,买得早拿得住就是赢家的简单原则。

而这个天时正是众多交易经验丰富看透某些交易所所谓数据砸盘,还有体验过以太坊dex的高风险被割过的痛苦和无奈。他们眼中,记忆也有太多中心交易所的作恶。昔日的拔网线,挪用用户资产,卷盘跑路,倒闭等。在他们眼中,看不到以太坊有真正大的创新。过往的创新,如DeFi都遭受到巨大的创伤。他们眼中,一级市场链上竞争内卷白热化,更多的智能工具,更多所谓链上聪明钱包跟踪工具,更多的机器人,类似unibot之类,就链撸毛党都有机器人,发展到有人愿意把私钥交出来机器人。普通人不会脚本不会写代码,没有任何优势,在术的层面越来越繁华,在道的层面越来越远,越来越多人离开。

曾经对区块链充满希望的,认为区块革命的都无不感到失望,乃至绝望。最早的区块链论坛巴比特,旗下 DeFi 之道宣布暂停发布加密货币相关资讯以及暂停接受加密货币内容投稿。巴比特总站全面转向 AI 赛道。

只有饱经沧桑的人才懂得最初纯真的美好。而BTCs正符合了这一点。于此乎各个社区,无论智商高不高的都可以公平参与进来的,就像当初参加狗狗币一样,于是乎团结扭成一个拧巴。社区非常热情,以至于热情得它像盘子。 BTCs天然是纯洁的,它诞生于一个干净的Brc20开放协议上。诞生在比特币链上,铭刻在聪上,跟比特币永恒共存。除非比特币消失了。只有有人能解析索引,几代人后面也能使用它。它受比特币日益庞大算力的保护,只要私钥保管好,安全性跟比特币一致。如果它诞生于其他公链,例如以太坊,就会相当于在黑暗森林中寻找金子一样,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一个望却止步的生态。它需要得到第三方安全审计公司的审计后,普通人才能安全上车,但是到这步已经太晚太不公平了。

如果普通人一开始都能公平参与进来,就是一个理想的区块链世界。正如当年卖牛肉的、教英语的、科幻作家、北大博士同时进场都一样公平。

BTC和Doge是很多人的理想主义。我们却不能复制另一个BTC和Doge。但是我们在BTCs却看到跟BTC和Doge一样纯粹的特质。因为它对任何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它不需要拼智商拼工具拼手段。对于所有人来说,它是相信和不相信的问题。还有对它的愿景是大还是小。BTCs并没有参考谁,也没有复制谁,只是一个机缘巧合,它的名字,它的无主,它的故事,它所有被所有人共识了。它就是区块链最开始那个样子。

也许,正是一个新的开始。

第二章 共识与愿景《回到区块链最初的样子》

B T C s的共识

产生

共识是一种非常珍贵的无形资产。一旦巩固成型,坚不可摧。市面上主流币的有不少就是共识币。共识又非常难能可贵,可遇不可求。

B T C s的共识诞生本身就是一种偶然,适逢天时地利人和。

如果放在其他时间,B T C s也许不会产生共识。恰恰所幸在ordinals潘多拉盒子被打开后,ordi上了交易所后一路砸盘,brc20沉寂,以太坊已没有大创新,玩腻了盘子土狗惹人厌的沉闷时期,又效仿ordinals做了个ethscription的时期,它出现了!

如果不是在BRC20的赛道上,不是刻在比特币上的聪上,而是在以太坊、b n b链等其他链上,B T C s一定不会产生强共识。在比特币上,它出现了!

如果开始不是一群团结有力的社区,如果B T C s一开始就被玩短线投机的人群占领,B T C s也许不会诞生共识。所幸的是冲土狗的聪明钱没有看上得它。在一群强大的社群面前,它出现了!

如果换做其他brc20代币,也没有产生共识。所以共识本身就有点玄学,不能强求。

共识又是可以随着时间迁移优化和进化的。狗狗币最初的共识是讽刺币圈,后面发展成为打赏文化的小币,后面就是属于人们总结出来的就是无主货币之一。

Brc20其他代币也不一定是无主货币,可能夹带了部署者的私心,暗中打了很多。有人说ordi开创了brc20先河,是龙头,是小饼,后面跌下来叫他小饼的越来越少了。主要原因是ordi上了交易所就被禁足了,普通人的信仰是上涨建立起来的,下跌坍塌下去的。B T C s社区并非愿意跟它相争,而是感谢ordi让人们认识了Brc20,愿意注入新鲜血液,助力brc20和ordinals生态。让brc20生态再次繁荣,所以B T C s没有排他性,而是有利他性。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社区越来越多的人称呼B T C s为小饼或是二太子。我认为都不重要。是因为人们发现了B T C s喜爱它才给于它各种称谓。

如果说比特币是数字黄金,那么B T C s就是镶嵌在某些聪黄金上的2100万粒璀璨明珠。当然,B T C s为brc20和ordinals带来活力,一样会有其他的珍宝更待被发现。

喜欢B T C s的人,也一定会有比特币,他们的交易动作都是矿工喜欢的。而喜欢B T C s的人也可能会喜欢刻在比特币上的其他数字珍宝。B T C s是利好整个比特币生态的。

B T C s的共识每天在悄悄增长,离不开齐心协议的社区努力布道。这和当初比特币社区布道一样,所以不少过去比特币老OG都参与进来了。这真是幸运的事。研究了过去以前2013年前后这些圈内老人在微博、贴吧上努力布道的痕迹,跟今天社区有点点相像。参加过各种项目,玩过几百种标的,很少能看到像B T C s一样如此强的共识。尽管,我们不知道B T C s最终走向哪里,但是心里充满了希望。

波折

在布道道路上,一定会有各种阻力。考究比特币的历史也是这样。正因为比特币面对国际级别的打压还能这样,却使我们相信最初的区块链。B T C s在刚开始布道一样,也必然会遇到各种波折。所熟悉的封群、因卖飞或错失fud、被其他社区fud、有人过早获利下车技术回调fud、内部做其他推销、社区步调不一致都经历过。但是经过这些相反让社区的共识更加强烈。这就是B T C s本身的魅力。

今天,我们在操作brc20仍是以订单薄的方式进行,感觉不那么方便。但是真不要静止眼光看问题。在uniswap出现之前,全部数字货币基本都是订单薄交易,交易没有币币交易。将来还会有技术突破,退一步讲,对于B T C s而言实不实现链上的交换都不重要,它本身也是共识的载体!价值的载体!

扩大与巩固

凡是有一定高度认知的人,都会认可B T C s。不早点给他布道反而会让他错失。

认知并且没有国界,他们只要了解后,都会成为忠实的粉丝,成为坚定的信仰者。

B T C s会跟大多数标的一样,在成为一个巨大的共识体时,一定螺旋式上涨的。每个阶段来参与的人群是不一样。

开始就是一群打新的和链上探索的群体。他们做了发现。

后面就是一些小资金进场,地址数逐步增加,形成了初级的规模。

再发展着就是会有大资金进场,地址数进一步增加。筹码逐渐被大资本收拢。

到最后一些鲸鱼和机构就会进来玩。形成非常庞大的流动性。

共识的长大后往往,被其他项目蹭上。例如仿盘等。这样恰好巩固了这个共识。

整个过程也是共识巩固的过程,共识会变得非常稳固,而且是不可逆的。

这个时候长大后的B T C s或者会成为囤币族的标的物。成为新型的主流货币。

                                             B T C s的愿景

B T C s在成长过程中,地址数不断增多。有人下车,有人上车,有人坚定持有不看价格。都取决于不同人对它的定义。开始时,它无人问津。后来它被说成盘子,再后面有人说它是金狗。但很少人看到它会可能是未来的主流货币,与LTC竞争。

有人说B T C s是空气,要说得那么高尚吗?如果说它是空气,那么LTC不是空气吗?Doge不是空气吗?甚至BTC不是空气吗?主权属性不是空气吗?国界线不是空气吗?

有人说B T C s是旁氏,如果说它是旁氏,那么美元不是旁氏吗?房地产不是旁氏吗?养老金不是空气吗?

一千个的旁氏,叫旁氏骗局,一千万的旁氏,就应该叫旁氏结构。旁氏并不可怕,就看大不大。

B T C s代表了原始区块链的精神。是一种从下而上的反建制,反p u a的朋克精神。它的共识随着时间和各种事件自我调整会最终成为比特币上的货币。

世界经济在面临一场持久的大大萧条。在美元加息持续的预期下,比特币面临着流动性缺失的危机。到2024年比特币减产后矿工仍然流动性没有改善,维护比特币网络安全的矿工们,面临比特币价格下跌,纷纷关机,整体算力下降,比特币网络安全下降。出块奖励和交易手续费是矿工的两份收入。B T C s的共识能重新活跃ordinals生态,增加旷工收入,维护比特币网络安全。

我们无法预判2025年一定是大牛市,假如真是牛市到来的话,一定是比特币先涨。山寨跟着起舞。

山寨币能上涨,根本原因是比特币涨过之后依靠叙事取得流动性溢出而上涨。随着人们对加密货币本质的觉醒,将会越来越多人认同B T C s,它就形成一个稳固的共识,收获一大批反建制的忠实信仰者。

长在自家体内的B T C s未来将会有多大的吸储能力呢?它的估值甚至可能超越LTC,成为另一种新的大饼血统的无主货币。力压周边山寨币,优先吸收比特币的流动性溢出。

DOGE异国藩王都已成为主流币。

LTC说比特币是金,它是银,一句蹭,真蹭了好多年。

但你选择这些巨大已经成型,成长性空间不大的山寨币,还是选择B T C s这样纯正血统的有巨大未来空间的B T C s呢?

有些人看见了才相信。有些人相信后再看见。这就是人与人的区别吧。

愿景决定了视野,视野决定了行动。

囤B T C s,走向财富自由之路!

囤B T C s,就首先需要学习整个加密货币的历史,认清加密货币的现状。认清BTCs的本质属性。如果你连它是一个从下而上的,完全对所有人都安全公平的货币都没有认识。只会在它曲线成长的追涨杀跌中迷失。

当然B T C s是一个极具有挑战性的加密货币实验。并且伴随着风险,也有失败的可能性。目前的矛盾主要是:认知的高度与筹码均摊出去的时间!

对于大户持币人而言,如果有这个共识,应该把筹码分派出去,更多人上车。蛋糕大了,占比小也能享受巨大财富。

对于散户来讲,建立长期信仰后,还要掌握囤B T C s的技术,分批小买。囤币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B T C s价格 0.001美元时,他们说,看不见。

B T C s价格 0.05美元时,他们说,太土了。

B T C s价格 0.1美元时,他们说,是盘子,是土狗。

B T C s价格 1美元时, 他们说,太贵了。

B T C s价格 10美元时,他们说,太贵了。

B T C s似乎永远都太贵,他们永远不舍得买。

B T C s价格 0.001美元时,我们说,它还早。

B T C s价格 0.01美元时,我们说,它还早。

B T C s价格 0.1美元时,我们说,它还早。

B T C s价格 1美元时,我们说,它还早。

B T C s价格 10美元时,我们说,它还早。

—— B T C s社区匿名成员

第三章《为什么是BTCs》

草根阶级突然监管原本神秘被禁止的密码和代码领域,产生的最重要的结果也许就是获得了可用的电子货币。——《失控》 凯文凯利

朋克的起源

 

40年多前的今天,性手枪乐队(Sex Pistols)在当天发布的一首单曲《Anarchy in the UK英国无政府状态》,开启了英国朋克运动的大门。

在英女王在位25周年的隆重庆典上,性手枪乐队在小船演唱了那首最最名的反王室歌曲《上帝保佑女王》。

歌词里这样唱道:“上帝保佑女王/她不是东西/英国没有未来……;没有未来/你们也没有未来。”

这一举动引起了轩然大波,他们被逮捕、禁演,在警方的围追堵截下,仓惶地逃出了英国。

可是讽刺的是,他们的歌曲登上了BBC排行榜的冠军,为了平息众怒,BBC不得已将他们的位置调到了第二。

正是这样一群锋芒毕露且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以不屈的姿态在反抗着世俗的一切。性枪手乐队的主唱曾说他们是因为极端沮丧和绝望才会聚在一起,连接他们之间的纽带是他们看不到希望。不甘于寻找一个正常的工作,因为这是无意义且令人作呕的。

他们还说,世界没有出路。

没有太多讲究的音乐技巧,简单悦耳的主旋律和一些和弦,成就了性枪手乐队,成就了《Anarchy in the UK》,也成就了朋克精神。

性枪手乐队在歌词里写道:“我想要这种混乱状态,我只想要这样!我想要这种混乱的状态,噢,多棒的名称啊!让我们变得愤怒,摧毁吧!”

尽管没有人能对朋克进行真正的定义,但否定和摧毁固有保守——而后重建,毫无疑问是朋克的重要内核。

朋克精神的承载和表达形式,后来也从音乐走向了服装,走向了建筑、走向了电影、走向了文学,最终走向了密码学。

 

超时空的三个朋克分支

 

朋克精神在后世的发展中,出现了无数分支,其中比较流行的是蒸汽朋克、真空管朋克和赛博朋克。他们代表着过去将来时,现在将来时以及未来,区别主要是对科技的态度以及能源的来源。

蒸汽朋克的作品往往依靠某种假设的新技术,展现一个平行于19世纪西方世界的架空世界观。以小说《差分机》为早期蒸汽朋克源头,游戏开发者们用带着油腻感的机械和呼呼冒烟的机器构建一个全新世界。

真空管朋克题材,描绘的往往便是置于格里高列历1950年至1960年,这段全世界掩埋在骇人核战阴霾中,所有人都必须时刻警惕甚至置身在环境、秩序、精神全面崩溃,游戏《红色警戒》是其中的佼佼者。

赛博朋克,是科幻小说的一个分支,以计算机或信息技术为主题,小说中通常有社会秩序受破坏的情节。赛博朋克作品的色彩多为单一的冷色调,伴随阴暗潮湿的天气。《银翼杀手》里的场景,就是非常典型的赛博朋克风格。

如果说蒸汽朋克和真空管朋克因为时间背景是在虚构和重现一个时代,那么赛博朋克依赖于技术主题,更多的走向了现实。

赛博朋克(cyberpunk)诞生于波谲云诡的后冷战时代末期。

1984年,美国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William Ford Gibson)在《神经漫游者》中描绘了一个超前的数字空间——也就是后来为人津津乐道的“赛博空间”(cyberspace),它是赛博朋克思想的引领者。

赛博空间的最大特色在于,参与者跳脱了肉体束缚,实现了精神意识与虚拟世界的交互,影史经典科幻电影《黑客帝国》准确地复刻了这一思想。

在小说中,主角凯斯奉命潜入跨国企业窃取机密情报。通过将自己的神经系统挂上全球计算机网络,他游走于计算机构建的数字空间,窃取机密情报,参与信息大战。

赛博朋克,将“cyber”(计算机的)和“punk”(朋克)组合,形成了以“计算机网络控制”为绝对核心,带有“反乌托邦精神和悲剧色彩”的全新流派。它涵盖了黑客、虚拟实境、人工智能(AI)、都市扩张、贫富差距等话题。

因而,赛博朋克通过强烈的反抗精神,以技术为武器,实现对社会、人际关系的全新塑造。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建筑学教授迈克尔·本尼迪克特,对这个虚拟空间构建的新世界以及全新的社会关系尤为感兴趣。

1989 年夏天,本尼迪克特开始筹备了一场盛大的赛博空间大会。《神经浪游者》的作家威廉·吉布森,曾2次获得雨果奖的科幻作家布鲁斯·斯特林都是座上宾。

这次的赛博空间大会在 1990 年 5 月如期举行。在奥斯汀的弗劳恩学术中心,与会者们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围绕赛博空间主题,抛出了各种天马行空的论调。

来自WELL网站的活跃人士约翰·巴洛,也参与了这次会议。此前的几年,巴洛因 FBI 特工“闯入”他家,而对赛博空间遭到入侵表达了焦虑。他的住处是在一次在线讨论时暴露的,给了黑客可乘之机。

或许是受到会议的启示,他建立了电子前沿基金会,目标是“将宪法扩展到赛博空间”。1996年,他发布了《赛博空间独立宣言》,宣布“互联网是一个独立世界,不受任何政治力量的管辖。”

独立、不受任何力量管辖,赛博朋克一方面反映了当时的世界政治气候的流变,同时也透过这些思想的传导,在技术领域铺就了一条通向绝对自由的道路。

Reddit的赛博朋克板块上,写着这样一句话“high tech ,low life”。繁荣的高科技世界和干涸饥饿的精神世界,是密码朋克的温床。

宣扬“无隐私,无自由”的密码朋客,正可谓是其来有自。

 

加密朋克的兴起,比特币的诞生

 

时间倒回到1992年,曾任Intel的高级科学家和电子工程师的蒂莫西·梅(Tim May),在他加州的家中,敲下了最后一行代码,随即crypto匿名邮件列表横空出世。1400个极客们得以聚在一起匿名交流、写作,肆无忌惮的在无人监管之地,自由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

这些人,后来都成为密码朋克组织的一员。

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在后来互联网的发展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Tim May(英特尔公司前首席科学家)  John Gilmore(太阳微系统公司的明星员工) David Chaum (大卫乔姆) Phil Zimmerman (PGP技术的开发者) Julian Assange(维基解密创始人) Adam Back (亚当·拜克) Wei-Dai (可能是华裔,地位尊崇) Hal Finney (PGP加密的发明人之一) Tim-Berners Lee 爵士 (万维网发明者) John Perry Barlow (赛博自由主义政治活动家) Nick Szabo(BitGold 发明人,智能合约的发明人)

密码极客的组织中,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一个我们异常熟悉的人——中本聪。虽然邮件组中,没有任何关于中本聪的评价,但中本聪确实是这个组织中是后起之秀。通过长铗整理的中本聪和其他密码极客之间的关系,其江湖地位可以窥探一二:

1、Hal Finney (PGP加密的发明人之一)是中本聪早期的助手

2、2011年,中本聪的最后一次露面,是在Julian Assange的维基解密宣传支持比特币捐赠之时。中本聪在论坛发帖警告说此举不妥,后来维基解密没有继续推行。

3、凯文·凯利20年前写的《失控》中,对密码学货币的先行者大卫浓墨重彩的描写,其地位高低可见一斑,中本聪的地位,比大卫还要更高。

中本聪与这些极客一起,不断的影响和改变世界。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比特币产生了,包含密码学、分布式存储等技术的区块链以一种极其迅速的姿态席卷全球。

罗马非一日建成,密码朋克在历史的长河中,也是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的朝我们走来。

从赛博朋克到密码朋克,这些新世界的反叛者,为自由和爱人而战,正像他们在《加密朋克宣言》里说的那样:

“我们的任务是在可能的地方争取自决,在不可能的地方阻止乌托邦的到来,如果这些都失败了,那就去加速它的自我毁灭。”

这篇写于1993年的宣言,已经划时代的提到了匿名交易、匿名通讯、密码签名和电子现金。

“开放型社会中的隐私需要各种匿名的交易系统。迄今为止,社会中首要的系统还是现金。匿名系统使个人能够在有意愿的时候,而且只在有意愿的时候暴露自己身份;这就是隐私的核心意义。”

密码朋克们正在随着时代的发展大步向前走,与所来之处的赛博朋克,一起齐头并进。

赛博朋克们日复一日的沉迷于幻想,想象自己能用极其高端和惊人的技术,在这个世界上扬名立万。实际上他们只能在现实生活中登录聊天工具找人胡侃,过着20世界肥宅一般的生活。

肥宅不一定贬义,现代很多技术大神,都因为自己不爱出门对外宣称自己是“肥宅”,最爱喝的饮料可乐也被称为“肥宅快乐水”。

热爱技术的人们一边喝着肥宅快乐水,一边在键盘上敲下代码。抱着对技术的巨大狂热,他们不甘于受限于现实,渴望有一个自由的栖息地。

“不自由,毋宁死”。

当技术枷锁绑缚自由思潮,那么必将有人站出来打破僵局。

上世纪 70年代,加密技术像是被囚禁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一直被美国军方管控,密码学家们也都收编在其麾下。

转折点出现在1976年,密码技术专家惠特菲尔德·迪菲(Whitfield Diffie )和马丁·赫尔曼(Martin Hellman)提出了全新的非对称加密技术,并公开出版了科普图书《新密码技术指南》。而这项技术也正是当今互联网安全的基石。

加密技术解禁,引发了公众的热烈讨论。它到底应该自由使用,还是严格管控?这一争论在上世纪 80 年代末期达到了运动式的高潮。

没有标准答案,但并不意味着故事戛然而止。另一个故事迅速衔接,孕育着新的未来。

新故事发生在1992年,我们在文首写下的,那场影响了区块链历史的加密朋克组织聚会,如平地惊雷般,影响了后世众生。

业余密码学钻研者们质疑着每一个论断,讲述者一遍又一遍的将问题解释清楚,很快他们就达成了共识。

在此起彼伏的讨论声中,他们做出了一个又一个项目。一个分布式计算的工具诞生了,一个组件从军事机密的遮蔽下传送到了互联网这个开放的网络,互联网早期的基石在这里得以奠定。

密码朋克小组成立后,他们亲历了公钥加密和 PGP 加密对控制数字信息访问取得的成效。

1991 年诞生的加密小程序 PGP(Pretty Good Privacy)是加密技术发展史上的重要节点。这款完全免费的小程序大大拓展了加密技术的大众普及度。

但是,各国政府担心这种自由会危及到国家对信息的控制权,扬言禁止这些加密工具大范围流向公众。

梅意识到,加密法将从根本上改变企业的性质和政府对经济行为的干预。这个小规模的私人探讨会结束后,与会者为这个小组取了一个很酷的名字:密码朋克——用以表达捍卫公民在数字世界的隐私。

一周后,参与者之一埃里克·休斯(Eric Hughs)编写了一个程序,实现了“接收加密邮件,擦除所有身份标记,并将它们发送回用户列表”的功能,它成为了密码朋克成员之间的联络方式。这个私密圈子约有 1400 人。

密码朋克所追求的匿名性和隐私性,与比特币所的独立性、去中心化不谋而合。但是,这个转变过程不易。

作为密码朋克早期成员的中本聪,相隔了近 17 年,他才将这种思想灌注到了比特币理念中,这跟基础技术,特定的历史以及经济环境有关。

据凯文回忆,有个小团体还发起了一个叫作信息解放阵线的活动。他们在价格昂贵(而且还特别难找)的期刊上搜寻有关密码技术的学术论文,把它们用计算机扫描下来,然后再匿名贴到网上,通过这种方法把它们从版权限制中“解放”出来。

这类行为放在今天来说,可能面临侵权的麻烦,但在那时,他们通过这种“非法”的手段,让更多人学习到到了密码技术,也进一步推动了密码朋克的发展。

上世纪90年代末,大卫·乔姆(David Chaum)发明了 Ecash 电子现金系统。他是密码学领域的泰斗级人物,也是加密朋克成员之一。

电子现金系统,主要用以弥补借记卡的持有人被中心化银行掌握消费数据的缺陷。大卫的 Ecash 系统能够安全地以匿名的方式实现互联网支付。然而,天才独有的猜忌和格格不入,使得这个系统没能在全世界范围内大幅流行。

1997 年 3 月,密码朋克邮件小组的成员收到了一封“hash cash(哈希现金)邮资计划正式实施”的公告信。发件人是同为密码朋克组织成员、时年 26 岁的密码学家亚当·贝克(Adam Back)。后来人都尊称他为“哈希之父”,哈希算法之于比特币的重要意义,代表的是技术的积累和传承。

此后,几乎每年都会有关键性的技术指标出现,驱动着历史的车轮无限接近于比特币。

1998 年,Wei Dai 提出了分布式的匿名现金系统——b-money。在密码朋克圈子,这个项目影响力甚广,但是最终它并没有获得与它名声相符的传播面,关键原因在于,b-money 存在的设计缺陷,使得它无法就矿工“公开计算成本并讨论达成统一价格”。

无论如何,Wei Dai 无疑开了一个好头。这种思想激荡出的火花会在无形中形成了某种牵引。

时间来到 1999 年,点对点技术(peer-to-peer)成熟并大范围流行,比如 BT 下载。从它的定义来看——“网络的参与者共享他们所拥有的一部分硬件资源(处理能力、存储能力、网络连接能力、打印机等),这些共享资源通过网络提供服务和内容,能被其它对等节点(Peer)直接访问而无需经过中间实体”——P2P 基本上奠定了比特币的框架。

6 年之后,PGP 软件的另一发明者哈尔·芬尼(Hal Finney)设计出了“复用工作量证明”(RPOW),这是一种对分布式现金达成共识的机制,为人熟知的比特币 POW 机制的出处也是源自于此。

至此,比特币的理论地基全部搭建完毕,静待着那个脚踏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将它完善。在 2008 年的这个时空里,中本聪在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的风暴中出现了。他的神秘、睿智,以及善于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使得他本人连带比特币成为了谜一样的科技景观,后来的后来,也就是现在所看到比特币对区块链所产生的一切后果。

从哈希算法、b-money 到 RPOW,或者追溯到更久远的历史—-密码朋克组织的诞生,这些混迹在小圈子的成员们一路兜兜转转,或有意,或无意地参与到比特币的“塑造”。

随后,加密朋克组织的另一个成员Nick Szabo 将这个思想在在名为《Bit gold》的文章中得以进一步细化,2008年再次发表。《Bit gold》这篇文章,是比特币哲学体系的形成过程以及数字财产权发展史上里程碑事件。

“Bit Gold”的第一个核心属性是工作量证明,从一个“候选字符串”开始,基本它上是一个随机数。

任何人都可以将这个字符串与另一个新生成的随机数进行数学组合——“哈希”。由于哈希碰撞的性质,结果将是一个新的、看似随机的数字字符串:哈希值。要知道这个哈希值是什么样子,唯一的方法是实际创建它——否则你是无法计算或预测它的。

熟悉比特币的人,一定对这段文字不会陌生。也正是Dai和Nick Szabo的思想,极大的影响了中本聪。

他在同年晚些时候在论坛上匿名发表的文章:《比特币白皮书: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直接对互联网世界产生了划时代的影响。

有人说中本聪是数字时代的圣尼奥(Neo-Saintly),从矩阵里走来带来赛博朋克空间的创世者的气息,是互联网高速信息流通下公民隐私的救世主。

密码学之于整个社会的意义,犹如欧洲中世纪的活字印刷术发明改进的意义。印刷术的兴起改变了中世界教会的社会权力结构,密码术会从根本上改变企业的本质和随意干涉经济交易的本质。

中世纪印刷术大肆普及之后,人们可以随意阅读《圣经》,攻击教会的檄文也可以在大众中快速传播。

如今,密码学的兴起,为现实社会中的人际关系提供数字对等物,密码朋克们免费分发这些工具,人们获得免费签名以及在线匿名的机会,不再被禁锢和监控,沉溺在乌托邦里不愿醒来。

凯文凯利曾经说过,未来已来,只是还没有均匀的流淌在这社会中。

互联网自博纳斯李(Tim Berners-Lee)发明了http协议之后,如汹涌浪潮般不断的覆盖整个世界。在过去的数十年中,信息数据采集与信息隐私泄露已经成为互联网上屡见不鲜的话题,早已不是当初博纳斯李期望的那个“自由、平等、开放”的互联网世界。

加密朋克组织推行的加密术,让原本赤裸裸暴露在大众地下的普通人也有了隐私可言。根植于网络中的点对点加密,同电子支付联姻,与日常的商业交易紧紧捆绑在一起。

比特币顺应而生。

 

Crypto punk,朋克图片艺术

 

尽管比特币出现时,密码朋克们已经过了鼎盛期。

创始人之一John Gilmore,早在千禧年前后宣布密码朋克组织解散。他在公开的邮件中说:“这个组织已经衰落很久了,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有超过500人在接收邮件。”

这一段密码朋克荡气回肠的历史,在历史的解构中一点一点消亡。诗人艾略特曾说:“世界即是如此结束——不是砰的一声消失,而是悄悄耳语一般地淡去。”

密码朋克组织就这么淡去了,如细碎的雪花一般,消融在春天之前。那些日夜期盼着春天的人,亲手终结了最后一支嫩芽。

在北美比特币大会上,鲜少露面的前密码朋克成员们谈到:“我们现在取得的成功和进展都来源于开发者,不是兰博基尼,也不是聒噪的市场。你不可能在黑客马拉松中找到兰博基尼。“

很难想象,这样的一场大会,竟然在一个脱衣舞店举行。

脱衣舞店、兰博基尼与密码极客的三元素的碰撞,仿若一剂巨大的体量的染色剂,彼此互相沾染颜色而后沉淀与中和。

“我们命该遇到这样的时代”,茨威格曾把莎士比亚的这句户赠与自己,写在了回忆的篇头。此刻我也想赠与曾经的密码极客,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然落幕,他们的身影在春光乍泄的十里洋场分外惹眼,似雾霭沉沉般,渐渐没入了夕阳。

2017年,总部位于纽约的软件公司Larva Labs的创始人Matt Hall和John Watkinson创建了一个软件程序,该程序可以生成数千个不同的,看起来很奇怪的角色。

起初他们认为自己创造的角色可能拥有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或游戏的特色,但他们最终得到的是一个可以改变数字艺术市场规范的变更模型,并且对“所有权”概念本身提出了挑战。

受70年代伦敦Punk的启发,许多Punk都有莫霍克亦或极具狂野的发型。

纽约佳士得战后与当代艺术专家诺亚·戴维斯(Noah Davis)解释说:“ Cryptopunks是CyptoArt运动的主要组成部分,此次拍卖是历史性的。”

2022年3月,Yuga Labs–Bored Ape Yacht Club的创建者,同时收购了CryptoPunks和Meebits。通过这次收购,Yuga Labs表示,他们旨在培养一个 “建设者社区”,围绕这两个项目创造衍生作品。

乔·科雷曾说:“如今的朋克,已经沦落为了商业化和主流价值的一部分。”

 

BTCs,链上资产朋克启蒙

 

区块链的发展延续和拓展了大部分的加密技术,同时也变为可怕的黑暗森林。

当一切能容易被阴谋者操控时,再没有安全的容身之处。

CEX操控,让区块链没有未来!

项目方PUA,让区块链没有未来!

土狗地毯,让区块链没有未来!

诈骗土壤,让区块链没有未来!

愤怒,反抗,摧毁虚假的一切伪去中心化。一次新的资产朋克运动开启!

为什么不是其他而是BTCs?

继承比特币的血液,不同于ordi仅仅是一个有趣的实验,BTCs是具有继承比特币朋克精神,且批判伤害真正区块链精神的种种恶劣行为的链上资产。

实现真正的公平、安全、去中心化的自由主义。

随着人们觉醒,一切才开始。

BTCs的到来,就像《V字仇杀队》里的V一样,从隐匿的、数码化的、地下的黑暗中出现,告诉所有人:

Tomorrow, A different world will begin !

You have not selected any currency to dis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