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比特币bitcoin

比特币新时代:BRC-20 的机遇与风险

2023 年比特币价值回归,领涨全球风险资产。而数字货币资产中的 MEME 币以成百上千倍的涨幅引爆市场 FOMO 情绪。其中最受关注、讨论最激烈的 MEME 币就是基于比特币网络的 BRC-20 代币。我们将在本文中介绍 BRC-20 的发展过程,对其价值和风险进行客观的分析,以期对 BRC-20 感兴趣的读者能对这新型代币有一个全面的认识。

1.BRC-20 的前身:Ordinals 协议

在 Ordinals 协议出现之前,比特币网络上的非同质性代币(NFT)实验已有历史。早在 2012 年,比特币网络上就出现了一种名为「Colored Coins」的资产,代表了比特币网络上所有类型的非比特币资产。2014 年,比特币衍生品 Counterparty 的出现,为用户提供了创建和交易数字资产的平台。2016 年 Counterparty 上诞生了后来启发 Pepe 模因 NFT 的「Rare Pepes」。虽然比特币 NFT 的诞生时间早于以太坊,但在市场的选择下,如今提及 Colored Coins 和 Counterparty 的人已经非常少见。比特币作为储值资产、以太坊发展创新生态成为一种共识。

然而,这个趋势在今年发生了改变。比特币核心贡献者 Casey Rodarmor 创建的 Ordinals 协议,提出了序数(Ordinals)和铭文(Incriptions)的新概念,为比特币 NFT 生态注入了新的生机。

1.1 序数 (Ordinals)

序数(Ordinals)指为比特币网络上的每个 Satoshi(聪) 按照开采顺序分配一个数字的编号方案。Satoshi 是是比特币的最小可度量单位,简称 sat, 以比特币的创始人 Satoshi Nakamoto 的名字命名, 代表加密货币的一亿分之一。 在 Ordinals 协议中,无论 sat 在不同的钱包之间如何转移,其序数标识都保持不变。运行 Rodarmor 开源软件 ORD 的比特币全节点可以跟踪这些带编号的聪。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精确跟踪每个聪,并进行独立验证的机制。

1.2 铭文(Inscriptions)

Ordinals 协议中的另一个关键概念是铭文(Inscriptions)。铭文是通过在聪上刻录信息,创建比特币网络上原生的数字藏品。这一概念的实现,得益于比特币近年来的两项重要软分叉升级:SegWit 和 Taproot。

SegWit 引入见证数据的概念,通过将一部分信息(见证数据)从交易中移出,降低了每笔交易对区块大小的占用。这意味着一个区块可以包含更多的交易,从而间接提高了网络的处理能力。虽然从理论上看,SegWit 升级后的区块可以达到 4MB,但这需要所有交易都是 SegWit 交易,并且具有特定的形式,所以实际上的区块大小通常在 2MB 左右。

Taproot 升级通过将所有可能的支付条件(例如,多签名,时间锁等)编码到一个单一的公钥中,使所有交易的数据需求一样,提高了隐私性和效率。Taproot 改进了 SegWit 升级, 消除了见证数据的大小限制。通过在见证数据中可以使用 Taproot 的脚本,使存储 4MB 大小的铭文成为可能。

通过结合 SegWit 和 Taproot,Ordinals 协议可以在比特币区块上为每个聪刻录一个小于 4MB 的文件, 也就是铭文。铭文可以包含各种形式的信息,如文字、图片、视频等。

简单来说,序数的编号方案为每个聪提供了唯一的可追溯的编号,使聪拥有了非同质化的特点。铭文可以在序数上添加不可分割的数据信息,类似于在一张白纸上进行艺术创作。两者结合,让比特币拥有了新的 NFT 标准,打开了创造 BTC 原生 NFT 的想象空间。

使用 Ordinals 可以在不对比特币底层进行更改的情况下使用,不需要比特币二层或者侧链。

著名的 BTC NFT 收藏品包括 Bitcoin Frogs, DogePunks, Bitcoin Punks,TwelveFold,BTC DeGods,Taproot Wizards,Ordinal Punks, Bitcoin Rocks 等等。这些铭文备受市场的追捧,单件藏品的交易价高达为数万美元。目前交易主要集中在 Magic Eden, Binance 和 OKX 都有计划在五月底或者六月初支持 Ordinal NFT 交易。

除此之外,Ordinals 还对这些聪人为赋予了稀有程度,例如,带有整数序列的聪与具有特殊序列号(如 000001 或 999999)的法定纸币具有类似的吸引力和稀缺价值。根据比特币网络中特定发生的事情作为参考依据,将 sats 编号分为了以下等级: 普通:不是其块的第一个聪; 少见:每个块的第一个聪; 稀有:每个难度调整周期的第一个聪; 史诗:每个减半时期的第一个聪; 传奇:每个周期的第一个聪; 神话:创世区块的第一个聪。

2.BRC-20 的机遇

既然 Ordinals 协议可以通过给每个聪赋予不同的「属性」来创造比特币 NFT,那么也可以通过给定一个统一的「格式」以及「属性」来创造比特币 FT,也就是同质化代币。受 Ordinals 协议启发,Twitter 用户 @domodata 于 2023 年 3 月 8 日创建比特币实验性的可替代代币标准 BRC-20,利用 JSON 数据的序数铭文来部署代币合约、铸币和转移代币。

虽然名称与 ERC-20 代币相似,但 BRC-20 不可以进行编程来实现更多的应用。BRC-20 通过 Ordinals 协议将一段 JavaScript Object Notation(JSON)文本写入比特币 NFT 来部署代币合约、铸币和转移代币。BRC-20 部署的关键在于代币名称、总供应量、单次最大铸造量等。对于转账或买入/卖出的交易,会刻有额外的 NFT 来跟踪链下余额。

BRC20 实行的是「先到先得」的机制,在部署了某个 BRC20 代币之后,便不能再部署相同名称的代币,即便部署了相同名字的代币,但由于链下管账平台在解析过程中,已经记录了之前部署的同名代币,所以会认为第二次的部署不合法,便不会记录。

domodata 自己部署了第一个 BRC-20 代币 Ordi, 总量 21,000,000 个代币,每次限制铸造 1,000 个代币,18 个小时内就被铸造完毕。

2.1 BRC-20 发展现状

尽管 demodata 把 BRC-20 归类为有趣的社会实验,反对投机者根据其设计做出财务决策,但是加密货币实验通常在具有自己的生命周期,BRC-20 也不例外。Meme 币热潮的资金在过去一个月开始涌入比特币生态,BRC-20 的铸造和交易活动蓬勃发展。截至 2023 年 5 月 18 日,已有 24,677 种 BRC-20 代币,总市值达 4.66 亿 USD。其中 Ordi 市值最高,占 BRC-20 总市值的 66.7%。

来源:brc-20.io

由于 Ordi 代币铸造成本很低,造就了千倍收益的神话,吸引了市场的广泛关注。此外,比特币生态基础设施相对不完善,有一定的学习门槛,低流动性使得 BRC-20 代币能够轻易被拉升。财富效应吸引了精明的市场玩家涌入 BRC-20 市场。

如下图所示,BRC-20 在 3 月 9 日发布的时候发生了 25717 笔的交易,此后在三月末沉寂了一段时间。四月初活跃度迎来小高潮,最多达到达到 60516 笔交易。四月份中旬又经历了一段时间低估,日均交易不到 1 万笔。四月末后 BRC-20 开始被更多的人了解和认可,活跃度不断持续激增,5 月 7 日达到单日最高 396763 笔交易。近期交易次数虽然有所回落,相比四月份仍有显著的活跃度,五月大多数日交易次数保持在 20 万以上。

2.2 BRC-20 对 BTC 生态的影响

2.2.1 活跃的链上活动需求增加矿工收入

比特币每四年发生一次的减半事件使比特币挖矿的回报减少一半。当 2100 万比特币挖完之后,矿工只能获取转账的手续费收入。如果这部分收入不能覆盖矿工挖矿成本,就会有矿工停机退出市场,比特币的安全性就会大大下降。

BRC-20 的活跃给比特币矿工带来更多来自交易费用的收入,激励矿工继续挖矿,守护比特币网络。如下图所示,来自 Ordinals(包括 BRC-20 和非 BRC-20)的交易需求给矿工带来了可观的收入,5 月 7 日甚至超过正常的比特币转账费用,5 月 8 日矿工赚取了 1740 万美元的交易费用,使其成为比特币历史上第三高的费用产生日。

此外,除了 Ordinals 的额外收入,非 Ordinals 的正常转账交易因为要抢占区块空间也向矿工支付了更多的费用。值得注意的是,BRC-20 促进的比特币交易费用飙升是否持续的还有待观察,这也引发对比特币区块链的可访问性降低的担忧。

2.2.2 转账费用的增加降低了比特币的可访问性

比特币诞生的初衷是提供去中心化的点对点转账方案,这也是比特币目前最主要的使用场景。比特币在无银行或者缺乏安全、高效银行的地区是受欢迎的金融方案。但是,如果交易成本上升,现有的和可能的潜在用户可能选择放弃或者暂停使用比特币。根据 Block 的数据,比特币网络七日平均活跃地址数在 BRC-20 代币四月下旬开始活跃之后反而下降了。

2.2.3 拥堵、膨胀的区块空间引发社区的激烈讨论

根据 Kunal Goel 的报告,比特币的区块在 2017 年牛市、2019 年复兴和 2021 年第一次牛市的高峰期因 BTC 交易增加发生拥堵,比特币的价格很快就会崩溃。有投资者据此判断投机泡沫。下图可知,根据 7 天移动平均线追踪比特币链上日交易量于近期激增,5 月 12 日创下历史新高 587100 笔交易的历史新高。虽然比特币又发生拥堵,但却是因为 BRC-20 代币活动的活跃,市场的故事发生了改变。

因为 BRC-20 的活动发生在比特币网络上,这意味着它们也会占用区块空间, 导致正常的比特币转账延迟。此外,根据 Glassnode 的数据,在 Ordinals 推出后的几周内,比特币平均区块大小的上限从 1.5-2.0 MB 上升到 3.0-3.5 MB。拥堵、膨胀的区块空间引发了比特币社区的激烈讨论。

5 月 8 日,比特币核心开发者 Ali Sherief 发起邮件讨论,认为 BRC-20 是几乎毫无价值的,比特币交易的和谐受到了破坏,开发者应该考虑采取行动。

Aleksandr 认为有两种方案,一种是设置非标准交易最多只能占据 10% 的区块容量,另一种是改变结构让 Ordinals 的交易手续费更贵,推动其走向闪电网络。

F2Pool 首席营销官李庆飞认为「Ordinals 是对比特币应用的有益探索,有助于在比特币网络中释放更大的价值。」

笔者认为,比特币今天之所以能够在全球流行,就在于其包容、自由、无需许可、抗审查的特点,我们不应该试图审查交易,当中心化的裁判来定义交易的有效性不可取。

2.3 BRC-20 的潜在机会和应用价值 2.3.1 ORDI 会是最大 MEME BTC 生态里第一个出圈的 MEME 币吗? MEME 币是加密货币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BTC 就是从免费分发开始的一项社会实验。随着银行用一次次事实证明其没办法帮助人们管理好钱财,不断通过货币制造信贷泡沫使个人财富缩水,越来越多的人认可比特币的价值,使用比特币储存资产。根据网络效应,系统中的参与者数量增加导致底层网络及其服务的价值和利用率提升。这就使比特币的价值得到支撑,如今成为了排在特斯拉之后的全球第十二大资产。

比特币不是唯一成功的 MEME。DOGE 的诞生则是源于一个玩笑,很快发展成了一个庞大且充满激情的加密货币社区,支持一些伟大事业和慈善事业。穿越多轮牛熊,如今的 DOGE 已经是除 BTC 和 XRP 之外市值第三大支付代币,市值排列前十。

数据来源:Chaineye, Coingecko, Ethscan, Blockchair, 2023 年 5 月 18 日 制作:SUSS NiFT, Beosin

尽管在短时间内已经有了大幅涨幅,但是目前整个 BRC-20 市场的市值仅$589,003,867, 低于 ETH 生态一个 MEME 币 PEPE 的市值。由上图可知,目前 BRC-20 龙头 ORDI 的持币地址数/远低于其他 MEME 币,说明参与的人数还不多,目前仍处于早期阶段。

根据持币地址数/所在链地址数,可知 ORDI 在 MEME 币中筹码比较中更加分散,巨鲸砸盘风险更小,但也缺乏强有力的操盘手。根据流通市值/所在链市值,SHIB 为 4.74%,PEPE 为 0.3%,而 ORDI 仅为 0.05%。ETH 生态有多个 MEME 币,百花齐放。而 ORDI 作为依托在最大 MEME 币 BTC 上的唯一出圈 MEME 币,有可能享受更高的溢价,尽管其目前市值排名仍在百名开外。

目前 BRC-20 市值较低一方面是出现的时间较短,DOGE 和 SHIB 都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社区建设才突然有惊人的币价表现。另一方面是 BRC-20 的基础设施较不完善。比特币目前有 47,606,484 个地址,以太坊则有 231,862,278 个地址。

比特币长期仅作为储值和转账功能,而以太坊生态则更加繁荣和多样化,用户购买 MEME 币也更加方便。如果 BRC-20 的币价能够保持良性健康发展,会吸引更多以太坊生态玩家进入比特币生态,提高比特币网络的使用率,有利于比特币的长期发展。

除此之外,BRC-20 是新技术,目前上线 BRC-20 代币的交易所较少。目前币圈最大的资金量仍在中心化交易所,若 BRC-20 生态继续稳固发展,待合适时机上线中心化交易所可能带来供给大于需求的局面,确立 BRC-20 在加密货币世界占有一席之地。但另一方面,短期内 BRC-20 早期参与者已经获取可观收益,需警惕由于中心化交易所带来流动性而选择砸盘获利。

2.3.2 BRC-20 是否有应用价值?

BRC-20 是铭刻在聪上的可替代代币,有投资者将其视为由数字黄金比特币打造的饰品,作为收藏品来持有。因此,目前 BRC-20 代币价格主要由加密圈的共识文化和 MEME 文化来支持。内在价值是指产品或者企业的生命周期之中可以产生的现金的折现值,因此 BRC-20 是没有内在价值的。但 BRC-20 的心理价值由持有人主观情感决定,这和其他收藏品或者养育宠物所带来的情感价值类似。

而且基于 BRC-20 是可替代代币标准,其流通性比其他品类的非可替代收藏品流动性更好。 BRC-20 目前只部署在比特币网络中,未来可将 BRC-20 代币跨链到其他具有智能合约的链上,在 DeFi 中发挥作用。跨链协议 Map Protocol 在 5 月 19 日提出了 BRC-201 跨链标准,致力于实现这一愿景。但这取决于 BRC-20 的后续发展,只有少数有强共识的先发 BRC-20 代币能在 DeFi 中发挥作用。

除了将 BRC-20 代币在其他生态发挥作用,也有项目计划基于 Ordinal 协议进行开发,尝试将 BTC 网络引入 LP 模式,为 BRC-20 生态系统提供流动性。但这一想法的可行性和市场认可度有待观察。

BRC-20 协议的一个应用场景在于提供了一个更加公平的发币机制。任何人都可以参与代币铸造,这是一种对于 VC 低价获取筹码的现有代币发售方式的反抗。任何人都可以轻松地部署代币,是一个发行社区共识代币的选项。

Web3 文化相对传统行业更加开放、包容和有生机活力。比特币诞生的时候没人想到可以添加智能合约,ETH 在 ICO 的时候少人遇见 DeFi 和 NFT 的繁荣。新事物的最终成功是一步步走出来的。目前 BRC-20 虽然还不存在实际的应用价值,仍值得我们保持关注。

3 BRC-20 的风险

3.1 BRC-20 的安全风险

3.1.1 中心化风险 对于 BRC-20 协议来说,它把铭文当作一个账本,用于记录 BRC-20 代币的部署、铸造和转移。由于比特币上无法运行智能合约,BRC-20 代币无法通过运行智能合约查询当前代币的相关信息。因此,BRC-20 通过链外查询,即使用中心化服务器检索比特币区块,记录所有 BRC-20 代币的部署、铸造和转移操作从而查询出各用户的 BRC-20 代币最终的余额。

简单来说,BRC-20 的账本是去中心化的,记录在比特币链上,但结算过程却是中心化的。目前有 brc-20.io 和 unisat.io 两个网站支持 BRC-20 代币的相关查询。

而结算过程的中心化可能会导致不同平台对于某一账户余额的查询会有不同的结果。尽管在链上记录了所有的操作,但验证这些操作却是由某一客户端负责的。如果这些中心化服务商不公开他们的验证规则,那么整个 BRC-20 生态实际上没有任何保障。

3.1.2 假充值/双花攻击风险 在 4 月 23 日晚,UniSat 上线了 BRC-20 交易平台,但因为代码库存在漏洞,遭受大量双花攻击。地址 bc1pwturekq4w455l64ttze8j7mnhgsuaupsn99ggd0ds23js924e6ms9fxyht 最开始铸造了转账的 Ordinals NFT 尝试凭空将 5000 枚 ORDI 和 35000 枚 ORDI 陆续转到自己的地址,并且试图将凭空铸造的 ordi 卖给其它用户。Unisat 后续暂停了网站访问并进行调查,最后发现有 70 笔交易受到影响。

https://unisat.io/brc20?q=bc1pwturekq4w455l64ttze8j7mnhgsuaupsn99ggd0ds23js924e6ms9fxyht&tick=ordi 在 BTC 的其它浏览器中,我们可以看到该用户在 4 月 23 日晚 9 点的这笔交易中铸造了 Ordinals NFT 并按照 BRC-20 协议伪造了转账 5000 枚 ORDI。

如果 Unisat 当晚没有检索出错误,那么此次双花攻击造成的损失预计超过 100 万美元。如何确保中心化服务器检索验证不出错是 BRC-20 发展过程中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3.2 BRC-20 的政策风险 由于 BRC-20 的火热,众多交易所参与进来试图捕获这一波流量。然而,中心化交易所容易收到攻击,且内部运行不透明。当 ORDI 上线某交易所后,一路下跌至 7.5U。有用户指责其通过数据砸盘,吸收筹码。 交易所参与进来后,用户面临的风险更加复杂,而区块链技术却无法对 BRC-20 这些风险加以限制。如果未来越来越多的用户参与 BRC-20,对于监管和合规的重视程度很可能会增加。届时,BRC-20 社区和开发者会如何应对监管政策? 3.3 BRC-20 相关的炒作风险 当前 BRC-20 代币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炒作价值远大于实际价值。根据 chaineye tool 的数据,目前参与 BRC-20 的用户大概在 1 万人左右。实际用户数远比表面热度要低。很多 BRC-20 代币流动性很差,有价无市。因此,用户需要控制住自己的 FOMO 情绪,留心 BRC-20 的炒作泡沫。

从下图 ORDI 的走势可以看出,自 3 月 9 日 domodata 推出 BRC-20 协议并部署 ORDI 代币后,ORDI 代币沉寂了一个月。直到 4 月下旬$PEPE,$Aidoge 等一系列 meme 币的爆火后,ORDI 才被一些玩家注意并开始上涨。可以认为 BRC-20 的爆火实际上是因为 meme season 的资金开始炒作 BTC 上的代币。

对于炒作这一点,我们可以从 2 月份的 Ordinals NFT 看到类似的过程。在 2 月 9 日先是一些用户参与铸造 BTC PUNK NFT。随后 2 月 15 日 Blur 空投,NFT 市场热度攀升,对比特币有关的 NFT 炒作也随之开始。在 2 月 28 日,Yuga Labs 入场,采用 Ordinals 协议铸造 NFT。 BRC-20 正是因为 meme season 和先前 Ordinals 协议积累的热度和用户一路上涨,加上 5 月 8 日灰度发布 BRC-20 研究报告的推波助澜,于 5 月 10 日上涨至目前的最高点$123,市值超 25 亿。但随后其价格快速下跌,在 5 月 25 号跌至$6.7。

4. 总结 BRC-20 目前颇具争议。部分比特币支持者认为 BRC-20 只是加重了比特币网络的拥堵,存放了无价值的数据。部分投资者认为 BRC-20 与 meme 币类似,因为比特币无法运行智能合约,这些代币无任何价值,大部分 BRC-20 代币在热度过后归零。而 BRC-20 的支持者则认为 BRC-20 在比特币网络上开创了更加公平的代币分发机制,为比特币增加了新的应用场景和需求,在未来比特币生态或许会成为长期的热点与叙事。新事物的发展难以预见和判断,社区推动的决心和执行力起了关键作用。我们将持续关注 BRC-20 的发展。 SUSS NiFT 区块链生态安全联盟 国际领先的区块链安全公司 Beosin 和 SUSS NiFT 联合发起的 SUSS NiFT 区块链生态安全联盟由多家具有多元化的行业背景单位发起,包括大学机构、区块链安全公司、行业协会、金融科技服务商等。第一批理事单位包括 Beosin、SUSS NiFT、NUS AIDF、BAS、FOMO Pay、Onchain Custodian、Semisand、Coinhako、ParityBit、华为云。安全联盟成员未来将齐心协力、通力合作,借助生态合作伙伴的力量,不断发挥技术优势为全球区块链生态提供安全价值。同时,联盟理事会欢迎更多区块链相关领域的有识之士加入,共同捍卫区块链生态安全。

原文作者:@Jesse_meta, SUSS NiFT、SUSS NiFT 安全联盟、全球金融科技学院、Biteye 建设者,Chartered Fintech Professional @EatonAshton2,Beosin 安全研究员,0xCUHK、0xCUHKSZ 成员


免责声明:Crypto市场行情资讯内所有文字及图片均转载来源于网络(个别原创文章会有所标注,注明出处及文章来源的均为转载),若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主观意见,不代表OrdsLab任何立场和观点,所有內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应自行决策,对投资者交易的直接或间接损失,来源作者及OrdsLab均不承担任何相应责任。


发表回复

Copyright © 2023 OrdsLab All rights reserved.

You have not selected any currency to display